诗人乙吴理头

温瑞安:

*李绛雪同学在昨晚上半夜补交了最后一篇18年5月23日(雪中历生辰)至6月18日(端午佳节)的“温派复联聚会文系列”



穿越大半个中国去见你
文:李绛雪

五月末的金陵城忽冷忽热,晴天与雨天的频繁交替,长袖与短袖的来回切换,诺大的教室里头顶着几扇老式风扇,带着喘息吱呀呀的转着,偶遇期待着的图书馆冷气,却并不如想象中的友好,潮热的天气让整个人有种黏糊糊的焦躁感,两点一线的生活也让人有种打不起精神的疲惫感。
照常十点从图书馆回来的夜晚,却接到了大哥的庆生电话,打破了所有的疲惫与焦灼,更令我惊喜和意外的是,大哥从深圳飞到了南京,飞过1400公里,穿约大半个中国,为我庆生!
所有的喜悦来的太过突然,一瞬间脑子一片空白,这些日子机械运转的大脑竟然卡机了许久,半天才从不可思议中挣脱出来,从没想过会有这样高的待遇,而且大哥和小玉还在病中,感冒发烧,从来没有见过大哥这样虚弱过,但大哥还是来了,那么远的路程,那么久的折腾,无论专程还是路过,这份情谊都足以让我疯狂,有种买了一次彩票就中了大奖的幸福撞击感。
推掉一切的聚会,推掉舞蹈课,来到了金陵大饭店,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为大哥过生日的时候,那一幕幕热闹的景象仿佛还是昨日,却已距今时今日过了小半年。
见到大哥,虽然大哥已经恢复了一些,但还是很虚弱,平日里刚强的大哥,竟然也有这么让人心疼的时刻。
事事操心的大哥,即使生病仍在不断工作的大哥,任谁相劝也不愿停下脚步的大哥,有天赋却依旧努力的大哥,倔强却又保留纯真的大哥,浑身散发着亲和力与魅力的大哥,这也许就是大哥能够获得今天一切荣誉与地位的原因之一吧。
我等凡人,资历平平还想偷懒,太久没努力,努力一点就以为自己在拼命,大呼辛苦,以为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其实只是感动了自己,我们可能有说起来豪情万丈的梦想,却没有踏实认真的行动,太容易自顾自怜惜感动自己的情绪也未免太廉价了些。
大哥的身体力行,无疑是给我的一针清醒剂,这也许就是榜样的力量!
零点时分,从门外送进来的蛋糕,上面写着“神州温派李绛雪,我们都爱你”这样温情的祝福,大哥与温派前辈为我唱着生日祝福歌,被幸福包围的我,一直以来非常平淡的生日,甚至有时候都不会过的生日,竟然也有这样令我感动的场景出现。在我也深爱着的温派大家庭里,在温派的关爱下,面对这烛光,我许下了我最贪心的愿望,祈祷着幸运之神可以听见,希望能一一实现。
这一次的生日,留给我太多的惊喜,太多美好的回忆。温派没有一天没有惊喜,大哥对每位弟子都非常关爱,这一天普通的日子,因为大哥与温派,而变得熠熠生辉!
江湖秋水多 鸿雁几时到,江湖秋水多。文章憎命达,魑魅喜人过。——杜甫
近期温派江湖瞬息万变,本以为只是拔掉一根刺,没想到盘根错节,越来越多被掩埋的真相被连根拔起,面具被拿下,阴暗角落的怪兽也替补出位,露出了凶狠的面容,张牙舞爪,一遍遍刷新我的三观。

如果说付出信任也有错,那也没有什么话好说。这些年的大风大浪,这些年的纵横江湖,不是大哥愚蠢,不能分辨忠奸,只是大哥不想吝啬任何一个机会,这样一位认定你就给予你百分百信任,百分百支持的大哥,这样一位给予后辈机会,有危险冲在第一位、不计较得失的大哥,宁教天下人负他,也不愿负任何一个人的大哥,实在让人肃然起敬!
如果面具戴太久,是不是会与血肉相连,再也摘不下。如果虚伪是长大的代名词,那我希望我永远都是一个笨小孩。但是还不是不要侮辱长大这个词,因为也有很多人,越成长越美好,时间过滤掉无知与戾气,过滤掉浮躁与轻狂,过滤掉虚妄与荒诞,越有时间沉淀下的魅力。
我们都不是圣人,没有办法做到无欲无求,看破红尘这些高尚的话对我现在的状态是太虚太空的说辞。我们都有自私的一面,有欲望,有人的劣根性,也会犯错,有自己的情绪与脾气。我们难免会经历风雨,见过社会的阴阳面,看到人情冷暖世间百态,甚至可能会有落差感,会失望,会迷茫,会被诱惑,也不会讨所有人欢心,只是希望自己做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件事永远在适度的范围内,保持本心。

最后借用一段话,激励自己:如果天空总是黑暗的,那就摸黑生存;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,那就保持沉默;如果自觉无力发光,那就蜷伏于墙角。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;也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;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的人们。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,但不可扭曲如蛆虫。

评论

热度(15)

  1. 诗人乙吴理头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翻滚吧广场舞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